朱媛媛和辛柏青:一定相爱一辈子
来源: | 作者:淑洁 | 发布时间: 2022-12-07 | 2860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今年8月,朱媛媛凭借电影《我的姐姐》,获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女配奖,被网友盛赞“实至名归”。

获奖的朱媛媛云淡风轻,只发了条“感谢大家对《我的姐姐》的厚爱,感恩这份好运气”的微博。评论区除了一片祝贺,还有众网友吃惊“你和大名鼎鼎的辛柏青是夫妻?”“你俩好低调,真是娱乐圈的清流”……


不想靠脸吃饭  深得老师器重

“记得你最爱穿白裙子/我最喜欢你的大辫子/我爱看你傻笑的样子/说我是你爱的女孩子/我们一起攒钱卖房子/我不能忘记我们过的苦日子/我们一定相爱一辈子……”

朱媛媛和辛柏青最爱这首《幸福的两口子》的歌曲。闲时居家的日子,他们时常会哼唱,对望的眼神中,写满了默契与岁月静好。朱媛媛比辛柏青小1岁,两人已经相识29年,今年是两人结婚的第16个年头。

今年48岁的朱媛媛出生在青岛市一个普通家庭。1984年,《血疑》红遍中国,山口百惠成为无数人心中的梦中女神。短发斜刘海,还有颗小虎牙的朱媛媛,和山口百惠神似,得到不少夸赞的她,对演戏产生了兴趣,经常在家编故事,对着镜子演戏。

后来,巩俐主演的《红高粱》更深深吸引了她。她觉得,电影特别美,红红的光,把巩俐拍得特别又美丽,因此中考时就报考了青岛艺术学校。

从艺术学校毕业后,朱媛媛被分配到当地教育局。报道那天,她睡过头迟到了,便干脆继续深造,打算将来做职业演员,成全小时候的梦想。

1993年,朱媛媛一路过关斩将,同时考上了北影,中戏,上戏,三所知名院校通知书都来了,朱媛媛一时犯了难。

朱媛媛给自己定位很清晰:不靠脸吃饭,作为演员,一定要实实在在靠演技。如果去中戏,她既可以好好学表演,还能演舞台剧。加之巩俐、姜文、吕丽萍等她欣赏、喜欢的演员,都是中戏毕业。经斟酌,她最终选择了中戏。

因为有三年艺术学校的功底,再加上学业非常努力,刚进中戏不久,朱媛媛就成为老师最看重的学生之一。

和朱媛媛不同,辛柏青从小对表演并不感兴趣。他是北京人,从小的梦想是成为一名专业运动员,曾经专门练过三年跳高,但因为个子在高中时只长到182厘米,没到190厘米,教练就把他劝退了。

失去目标的辛柏青很迷茫,不能学体育,只有两条路走:高中毕业后要么工作,要么考大学。

有一天,在得知高中同学报考北影的制片系,他便随口问了句“我能报考吗?”

同学说:“你外形不错,可以考表演系试试。”但当时北影报名时间已经截止,辛柏青便报考了中戏表演系。1993年,辛柏青幸运地考上了中戏。

彼时,辛柏青每天都很快乐,他感觉找到了自己的目标,尤其是中戏的学习氛围,那是一种对艺术生命的精神传承。但是刚进校园的辛柏青,只会翻跟斗,基本功一点都没有。所以,辛柏青在快乐中刻苦努力着:从大一开始,每天6点起床练晨功、上课,做作业,直到凌晨3点才休息。如此周而复始,天天如此。在学习上,辛柏青几乎处于疯狂的状态,即使走在路上都在琢磨功课。见到一个人,他就想,他在干吗?可不可以给他们编一个故事?他喜欢拿着相机上街捕捉路人各种百态,揣摩他们的心理、研究他们的面部表情;他如饥似渴地阅读大量小说,然后从中截取一些感兴趣的片段,改编成各种各样的小品。

大一那年,是辛柏青在中戏最认真刻苦的阶段,期末考试时,老师给了他一个满分。


缘分安排  迎来演艺事业的春天

在中戏上学的第一天早上,辛柏青拿着饭盒去食堂吃早饭。吃完早饭,他看见前面一个女生:梳着一长辫子,穿着一双小布鞋,尤其是那身大花的紧身牛仔裤显得特别土特别奇怪。眼前晃动着的两条“大花腿”,让辛柏青心生好奇:这是一个怎样的女生呢?

于是,他抬头看了看女生的脸。女生此时正微笑着,显得特别开心。此时附近并没有人,辛柏青想:这丫头不仅土,还是个傻妞,一个人还那么乐呵呵的,傻里吧唧的。

很快,辛柏青知道,她叫朱媛媛,是班上的同班同学,性格特别热情爽朗。之后不知怎的,朱媛媛的笑脸,便深深刻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了。他发觉,他爱上了这个爱笑、有两颗小虎牙的姑娘。

而辛柏青长相很帅,在中戏是跳高健将,朱媛媛对他也渐渐心生好感。虽在心底互生爱慕,但谁都没捅破这层窗户纸。

一次,辛柏青看见朱媛媛和男同学在一起探讨课业,心里产生了严重的危机感,他是一个腼腆的人,害怕被拒绝,所以一直没勇气跟朱媛媛表白。当晚,他喝了酒,借酒鼓起勇气向对朱媛媛表白:“媛媛我喜欢你,做我女朋友吧。”

朱媛媛并没表态。心想:你喝醉了,等你酒醒后再跟我说,我就答应你。但等了很长时间,辛柏青再也没表白过。

很快到了大一下学期,辛柏青在运动会上获得了跳高一等奖,学校奖励了他一袋洗衣粉,辛柏青就把洗衣粉拎到了朱媛媛宿舍。当时朱媛媛宿舍有6个女生,辛柏青在门口对着6个女生喊:“谁要洗衣粉?谁拿洗衣粉就做我的女朋友。”

没等大伙反应过来,辛柏青就把洗衣粉塞进了朱媛媛手里。在大伙的哄闹中,朱媛媛成了辛柏青女友。

原来,辛柏青跟朱媛媛表白后,见她没有回应,心里很痛苦,以为朱媛媛不喜欢自己。但他还想努力一下,就借用洗衣粉以开玩笑的口吻试探朱媛媛。没承想,竟然成了。自此,两颗彼此爱恋的心连接在一起。他们在一起排作业、分析角色、手拉着手逛北京城的大街小巷,共同的爱好和价值观,使得两人的心越来越近,愈发情深意浓。

1995年大三那年,两人开始涉戏。朱媛媛参演《一地鸡毛》中一小保姆角色,第二年,她就主演了电视剧《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》,并凭借该剧获得金鹰奖最受欢迎女主角奖,此后片约不断;而辛柏青参演了第一部电视剧《走近阳光》中的有志青年张立晨后,在现实生活中却并没得志。

1997年,从中戏毕业后,朱媛媛异常勤奋,更加努力拍戏。她是北漂,生活压力大,她得有个自己的“窝”,要吃饭,要生存;而辛柏青是北京本地人,没有太多生活压力的他,很晚熟,竟然爱上了网络游戏,经常在网吧熬夜打游戏,打到凌晨三四点钟是常事。

面对不着调的辛柏青,朱媛媛很苦恼:没戏拍可以,但你得有健康的生活方式。为了让辛柏青戒掉网瘾,她没少和辛柏青斗智斗勇过。一开始,朱媛媛经常批评他:“再出去玩儿到深更半夜,我就换钥匙了。”“再玩那么晚,我就反锁门,不让你进门!”

辛柏青赶紧保证:“我就打一会儿,12点钟前肯定回来。”但一玩儿,辛柏青就忘记了时间,仍旧晚归。为了争取下次玩儿的机会,辛柏青就跟着朱媛媛一起批判自己,特别虔诚地说:“我不对,怎么又玩儿一宿呢?下次我可一定记住了,一定12点钟前回来。”

但下次去玩儿,辛柏青还是仍旧很晚回家。唠叨的时间长了,辛柏青便有点不耐烦。终于有一次,他爆发了,反手就把门给砸坏了,还要抱起电视砸。

见批评起不了效果,朱媛媛改变了策略。只要辛柏青比前天晚上早回来半小时,朱媛媛就表扬他:“你今天表现太好了。明天要是比今天再早回半小时,那就更好了。”

在朱媛媛晓之以理的扶持下,1年间,辛柏青渐渐幡然醒悟,成功戒掉了网瘾,人生逐渐回到了正轨上。

1998年,辛柏青考进中国国家话剧院,开始出演话剧。在话剧舞台上磨砺了两年后,他的演技愈发精湛。2000年,他参演了首部电影《因为有爱》;2001年,在话剧《狂飙》中,辛柏青首次挑大梁,饰演中国现代戏剧奠基人之一的田汉;同年,他又主演电影《小城之春》。他用强大的人物塑造能力和舞台表现力,将一个个性格和身份迥异的人物,演绎得真实又有血有肉,颇受广泛关注。自此,辛柏青迎来演艺事业的春天。


佳偶天成  我们是彼此的幸福

双方事业渐入佳境后,因忙于各地拍戏,两人聚少离多,结婚的事儿一拖再拖。直到2006年,她和辛柏青才结束13年的恋爱长跑,步入婚姻殿堂。两人只领了结婚证,并没举行婚礼仪式。在去民政局的路上,朱媛媛给辛柏青提了两条要求:第一、不能动手打人。在她看来,男人动手打女人,是最无能地表现,她最看不起这样的男人;第二、不能有婚外情。她觉得,只要是人,喜欢和欣赏美好的东西最正常不过,但得有度,得远远地欣赏。

辛柏青不擅表达,说:“你放心,我这辈子只爱你一个人。”这句在影视剧里经常出现的古老情话,并没打动朱媛媛。

一次,辛柏青在剧组新剧的杀青宴上喝多了,朱媛媛把他接回来后,趁着他还没酒醒,就打探道:“剧组里有没有喜欢你的女孩,你有没有喜欢她?”辛柏青摇头晃脑答:“没有,我只爱你一个。”

朱媛媛笑了,俗话说,酒后吐真言。她抱着醉得一塌糊涂地辛柏青道:你这男人挺厚道。以后你遇到比我好的了,我就放手,并祝福你。因为你吃过了燕窝鱼翅,再让你吃窝窝头,这日子也过不好了。假如你遇到不如我好的,那我就不放手,我相信你会对比,觉得还是自己的老婆好……”

2007年年底,电视剧《潜伏》开始筹拍。导演请夫妻俩出演男女主角,并表示,“男女主角就是为你们口子量身定制的”。夫妻俩很开心,但谁承想,此时朱媛媛发现自己怀孕了,女主角有很多打戏,为了安心、安全养胎,她只好推掉了导演的邀请。之后辛柏青也推掉了邀请,他不忍心让朱媛媛一个人经历10个月的怀胎辛苦,他要日夜陪在她身边,迎接他们的宝贝平安、快乐地来到人间。对于夫妻俩来说,陪在彼此身边共同孕育爱情结晶,才是当前更重要的事。

不久,《潜伏》开播后,得到观众的热情追捧,姚晨和孙红雷成了炙手可热的超一线明星。朋友们都为夫妻俩可惜,朱媛媛却很通透:“什么人什么命,换我俩演,指不定就红不起来。”

自从怀孕后,朱媛媛一直不愿意待在家里,她喜欢到大自然中去。辛柏青就隔三岔五地带上清洗好的水果、点心,背上水壶,邀上大学的几个好友一起到公园里,陪着朱媛媛打牌、玩儿,好友都打趣道:“柏青,你好恶心,真没想到你像演小品似的,把细心体贴演的是否太过了哈?”

2008年,女儿本本出生后,朱媛媛开始逐渐淡出荧屏,把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女儿身上,偶尔趁带本本的间隙,才会拍拍戏。在她看来,陪伴,就是对孩子最好的教育。在朱媛媛的陪伴下,本本特别乖巧懂事、善解人意。

一次,朱媛媛问当时才3岁的本本:“你为什么要到妈的肚子里来,做妈妈的女儿?”本本答:“因为我爱爸爸妈妈呀。”还有一次,本本看到爸爸悄悄跑到厨房偷亲妈妈,她也跑过来让爸爸抱,亲了朱媛媛一脸的口水。之后,她抱着爸爸和妈妈的脸,左看右看,然后眼睛眯成一道缝说:“爸爸妈妈真好,真的。”

2019年,辛柏青在电影《妖猫传》中,饰演李白一角。他将李白的仙风道骨、半醉半醒的状态演绎的如诗如画,活脱脱一副“高力士脱靴”的经典画风复刻。一向要求严格、很少夸奖演员的导演陈凯歌忍不住称赞道:“辛柏青是真正的戏骨,把李白演活了。”

近两年来,辛柏青在《归来》《我和我的祖国》《大秦赋》《王阳明》等大型热映影片中,都有参演角色,虽然多为配角,戏份不重,但他始终坚信:没有好角色,只有好演员。

2022年5月,热播剧《人世间》开播。辛柏青果真没辜负大家的期望,用炸裂般的演技,征服了观众。他饰演的周秉义,一声催人泪下的“妈”,触动了万千观众的泪腺,他没有夸张的肢体语言和歇斯底里的吼叫,却将儿子对母亲的不舍刻画得入木三分,也把周秉义这个正直善良、公正廉明、有大格局却不能忠孝两全等各种性格为一体的人物,演绎得淋漓尽致,至此,辛柏青真正“火”出了圈。但朱媛媛和本本需要他的时候,他依旧会推掉剧本,安心陪伴在她们身边。

而朱媛媛也在2022年8月初,凭借电影《我的姐姐》,获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女配奖。这部电影,是她带本本旅游时拍摄的。彼时,朱媛媛应导演殷若昕之邀,出演电影《我的姐姐》中姑妈一角。

适逢女儿小升初放暑假,朱媛媛也有带女儿出游的计划。拍片间隙,朱媛媛便带着女儿玩成都的鸳鸯楼、天府熊猫塔、东郊记忆、杜甫草堂等旅游景点。徜徉在繁华与市井、现代与古旧的成都,女儿很快乐,一扫学业的紧张情绪。

在游览杜甫草堂时,女儿优哉游哉地读着杜甫的诗句“荡胸生层云,决眦入归鸟。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”“人生有情泪沾臆,江水江花岂终极。黄昏胡骑尘满城,欲往城南忘南北……”看着女儿如此开心,朱媛媛身心也非常放松,拍戏更专注,把“姑妈”一角演绎得真实而又共情。

很多人以为朱媛媛会抓住这个获奖机会,弥补她在事业高峰期回归家庭的遗憾,全情回归影视圈。但朱媛媛却依然过着她平淡的日子,极少参加综艺节目,从不宣传自己,随遇而安地保持着原本的生活节奏。别人趋之若鹜的娱乐圈,对于朱媛媛来说,不过是一份“寻常工作”。

成名后的辛柏青和朱媛媛,一如既往地把家庭放在第一位,纵然走得再远,依然记得来时的路,不忘初心。或许,正是因为相同的性格和生活观,才让夫妻俩在五光十色的娱乐圈一直相濡以沫、恩爱如初。他们的感情,正如歌曲《幸福的两口子》里唱的:我不能忘记我们过的苦日子/我们一定相爱一辈子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