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时代风雨同行 ——记上海市三八红旗手标兵曹文洁
来源: | 作者:徐 约 维 | 发布时间: 1970-01-01 | 3851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今夏8月,千呼万唤的“双减”政策终于落地,很多人解读说,如果没猜错,中国的教改方向,将是对标德国。


德国更强调素质教育。高等教育与职业教育,没有高低之分。据悉,德国有50~60%的孩子将来不读大学。在德国,职业教育是一种挺不错的选择,而不是被挤下高等教育“独木桥”后迫不得已的认命。但在中国,很多家长最不能接受的,就是孩子“没考上高中”。


而在宝山,有这么一个家长,却把如花似玉的女儿,初中毕业后,就放到乡镇企业,去当灰头土脸的车床工;放到中国辽阔大地上,去当长途卡车司机。


这个父亲,就是曹文洁的父亲曹妙生,上海通联压缩机厂厂长。


如今的曹文洁已是上海市新通联包装有限公司(集团)董事长、上海市政协委员、宝山区工商联主席、也是新晋的2019~2020年度上海市三八红旗手标兵。


命运的戏剧性,时代的跌宕起伏,在她身上一一展开。


而她,在时代的旷野里摇曳绽放。


16岁的车床工

初秋,我来到宝山区东方环球企业园,50多幢通体白色带罗马柱的欧式建筑,让我眼睛一亮。而新通联的内装修,则又反转了一番面目:是那种略带禅意的中式风格。布局舒朗,一尘不染,物与物之间留有空白,恰好能感受到金色秋阳,在暗调里渗透进某种明亮。就像某种混搭,有点意外,却没有违和感。


曹文洁迎面轻盈而来。她说她一早去机场送客户,也是刚刚入座。


曹文洁好看,端庄里洇染着一点点媚,就像一朵秋花。我没想到,这样一个美人胚子,竟会被父亲赶去做“童工”。这需要何等的勇气与智慧啊。


说起往事,曹文洁风淡云轻。她说自己7岁时,每天清晨就被父亲拎起来,送到武术师傅家,和弟弟一起,训练翻跟头,练少林拳。甫入小学,她被老师相中,进了少体校。小学毕业,又被送进了上海体育宫女子柔道队。一遍遍摔,一遍遍输。但不服输的劲头,却深深地渗透在她淤青的身体里。也为她日后的创业,打下了心理与体力的底子。她告诉我,那时,她醉心电影《少林寺》。女侠是她的梦中向往;而中国女排是她现实里的标杆。不料,初中毕业,她就被父亲告知不要再继续求学,而是去通联压缩机厂当车床工。


窃以为,也许,她父亲注重的,恰是被大多数家长所忽略的品格、思维方式、意志力。而学会与人相处,与人合作,包括动手能力,也是一个人一生很重要的能力。现在遥想她父亲当年的“极端”做法,倒也与德国双元制教育理念,有异曲同工之处。


尽管不情不愿,但她还是去了,这是她性格里顺从的一面。这段经历,让她切肤地了解了一线工人的想法、心态和需要。而这,为她日后倡导的企业文化,无意间做好了铺垫。


一年半后,当她渐渐爱上车床工时,父亲却安排她去学开车,而且是跑长途的货车司机。八十年代的卡车,驾驶室到处透风。夏天像蒸笼,冬天是冰窖。她走着“江湖”,也感受着大地蓬勃的声音——这让她有了足够的思想准备与经验,足以应对任何工作。


硬碰硬的苦吃过了,他父亲转身又让她去学财务。于是19岁的她在大康村村委会当了一名会计。从动到静,变化不小,她也顺从了。她说,那时自己确实没什么想法。而现在,她的主见与想法却远远超过了父亲。


学啥像啥,样样能干,曹文洁也在村里有了小小的美誉度。


24岁的厂长

之后曹文洁结婚生女,日子安稳。但命运眉目又一次翻新。1994年,庙行镇决定把她母亲袁兰英(1984年、1986年、1988年上海市三八红旗手标兵)调去搞房地产开发,她负责的通联木器厂急需一位新厂长。


两名候选人各有优势,各不相让,后来村支书一言九鼎:“袁厂长的女儿不也在村里吗,就让她当好了”。于是24岁的曹文洁接过母亲的班,成为这个为村办机械厂配套包装的乡镇企业的第四任厂长。


新官上任,意气风发。但没几年,就撞上金融危机,以及衍生出来的企业三角债。于是讨债追债又变成了她每天必啃的骨头。一家一家,来来回回,耗费着大量的精力体力,而扯皮推诿,让她深恶痛绝。甚至,不想干了。  


这时候,是母亲支撑着她,让她坚持坚持再坚持,忍耐忍耐再忍耐。也许,她的坚韧,就在这反反复复里,一点点夯实。这时候,她渐渐看清一个事实:发展国内客户,多半要靠关系,靠情分。而挖掘外资客户,是靠“文凭”,就是资质证书。


1997年始,大量外资企业进驻上海,虽然外资企业对产品和服务的要求高,但一般也不会赖账。于是,她屏蔽质疑声音,坚决执行ISO 9000标准认证。她想,与其死乞白赖地搞关系,搞定翻手云覆手雨的客户,包括之后可能遇到的讨债难,不如下功夫提升自家的产品质量。只要按照ISO 9000标准认证做好,就一定能够得到外资客户的信赖。就这样,新通联成为中国第一个通过ISO 9000标准认证的木托盘和木箱制造企业。


同时,曹文洁也勤恳地开拓国内市场。


1997年,上海市政府参加香港回归庆典的大型礼物《浦江庆归》,一座巨型水晶雕塑,需要包装托运。上海市包装协会受上海市政府委托联系包装厂,但之前的几家都不敢接,风险太大了,万一弄坏了,涉及上海市面子,甚至要承担政治风险。只有27岁的曹文洁接了。这任务有难度,但有历史意义。机会来了,就一定抓住它。经过测量、推算加上小心、用心,终于,礼品安全地送达香港。于是,就有了1999年澳门回归时,承担市礼的包装任务。


几次特殊业务的顺利完成,新通联脱颖而出,客户也近悦远来。而她始终对标着父母的榜样:“客户有需求,就要千方百计地满足他们”。所以,她善待着客户;后来,她又把稻盛和夫的“利他”原则,渗透在自己工作的方方面面。


而1998年,28岁的她,又一次让人侧目:她果断贷款买断了企业。当时村里42家乡镇企业,大家都持观望态度。因为大康村位于上海近郊,每年仅房租一项也有数百万。而做企业,且辛苦且风险。傻吗?但曹文洁的心更大:她要做一番事业。要有自己的企业,而不是做二房东。

能量释放

有了自己的企业,通联木器厂更名新通联包装材料有限公司。


她的潜力被开发,能量蓬勃而出。她性格里的另一面开始呈现:预见力、判断力、果决力。她每每能从不经意的缝隙里挖掘出属于自己的机遇:


1999年,国际植物保护公约组织(IPPC),植物检疫措施临时委员会,通过了两项新的植物检疫国际标准——《根除有害生物指南》和《地区有害生物状况判别》。电视新闻一晃而过,而她却觉察到:这将对中国木质包装行业带来根本性的影响。


那时,上海大力发展出口加工经济,出口包装需求量剧增,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。但厂商对包装的要求也有了新的标准,即具有除害处理资格。新通联马上对标。于是,之前取得的资质认证开始发挥作用。一张ISD 9000证书,一张熏蒸许可,新通联成为上海木包装行业中唯一具有除害处理资格资质的企业。很多跨国公司主动找上门来。曹文洁赚到了第一桶金,新通联也由此走进跨国公司的视野。


2000年后,外资企业的兴起,对国内传统木包装带来了冲击。因为木包装笨重,消耗资源,废弃物回收成本高,一些国家开始限制木包装,并对木包装废弃物征收特别处理费。


行情又变,而却她意识到,以纸代木和纸木结合,将成为未来包装发展的趋势。对此,她又一次作出迅速回应。于是新通联2000年投资建立了纸箱厂,形成“木托盘+纸箱”的产品结构。没想到,这次“逼上梁山”却最直接使公司的业务量上了一个新台阶。


2006年,她又一次自我革命,推出一站式包装服务模式,为客户提供包装方案可靠性测试、产品提供、现场包装以及仓储物流的一整套服务。原来是想为客户省事省钱,却不料,也由此打造了新通联的核心竞争力。同时,也引领了中国包装服务的方向。


就这样,她把一个简陋的乡镇企业,发展成为集设计研发、制造、服务为一体的综合性包装集团,并在上海、江苏、重庆、湖北、安徽、陕西、广东以及马来西亚、越南等地设有多家子公司。


2015年,新通联在上海证券交易所A股市场成功上市,成为中国木托盘第一股。

2016年,曹文洁当选为宝山区工商业联合会主席、宝山区总商会会长、上海市总商会副会长。

2018年,曹文洁当选为十三届上海市政协委员

2020年,新通联获评“上海百强企业”

2021年,曹文洁获评2020年度“全国巾帼建功标兵”、获评2020年度“上海市质量金奖”。

从辍学到终身学习

就这样,山一程,水一程,柳暗了,花又明。曹文洁一路顺应着时代变流,一路成长着。


我觉得,她身上最可贵的素质,就是她能在泥沙俱下的混沌状态,在历史尚未充分展开的胶着状态,一次次踏准时代节奏,一次次投入其中,一次次冒险其中,一次次把看起来“傻”的事情做对,做出色,做出反转,做出惊喜。


很多事情,往往是大家都还没有看明白时,她已经下手了。


也许,她不一定是想明白了,而是她更想做点事情,所以愿意冒更大的风险,比别人更敢于行动。


而她性格里的那种智慧,那种直觉、斡旋力与善解人意、长袖善舞,又为她赢得了众多的客户。


而早年学历不高,反而促进了她在以后的路上,一直保持学习的状态与学习的劲头。二十年来,她见缝插针,先后获得了:中央党校函授学院的经济管理专业、清华大学继续教育学院的工商管理专业的毕业证书。同时还在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管理学院的中国CEO(总裁)创新管理、清华大学继续教育学院的企业管理国际化总裁(CEO)班、上海交通大学的私募股权融资总裁研修班、中欧国际第十二期CE0、清华五道口EMBA第十一期等进修。


窃以为,正因为没有太多“教育”的束缚,才使她“无知者无畏”,反而有了创新的冲劲与直觉。使一切充满了可能性。而她,每每给我意外的感觉。


采访前做功课时,我想象她是一个带有大地原生力量的实干家,有一种生猛鲜活的入世劲头。在采访里,她却给我温良恭俭的印象。她的接待区里,挂着王阳明的巨幅画像。采访里,她每每谈佛教说因果,给我一种淡淡出世的感觉。


而在与新通联集团总经理杨方明以及她助理俞飞凤接触时,她们又强调她的领导力、她的雷厉风行,她的不服输、“任何困难都打不倒她”。包括带领团队徒步戈壁的劲头,包括给新近员工演讲的气场,又把我拉回到强悍的现实主义轨道里。


在清丽可人的外貌下,她其实能够适应任何环境,任何境遇。就这样,她一次次,躬身,以自身成长,踏入改革开放的时代进程。与天地万物与风雨同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