奥运重剑冠军孙一文:厚重父爱伴我去夺冠
来源: | 作者: 正道 | 发布时间: 2022-01-10 | 4457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2021年7月24日晚,东京奥运会女子重剑个人冠亚军决赛,中国选手孙一文与世界排名第一的罗马尼亚名将波佩斯库角逐金牌。加时赛关键时刻,孙一文一剑封喉,将比分改写成11:10,如愿斩获奥运金牌。


“赢啦!赢啦!赢啦!”女儿夺冠那一刻,远在北京躺在病床上的孙洪明禁不住振臂高呼,完全忘记自己是个被医生判定生命进入倒计时的癌症患者。


夺金后,孙一文在新闻发布会上提到父亲潸然泪下,哽咽着说怕回国后就看不到父亲了,是父亲厚重的爱陪她站到了今天的奥运最高领奖台上......


看了女儿发布会上的泪水以及感言,在北京的孙洪明动情地对身边的人说:“孩子没有辜负大家的期待,她为国争了光,圆了自己的奥运梦,作为父亲,我很满足!”

女儿每次欲放弃练剑,村医父亲总会及时出现

2005年的一天,山东烟台栖霞市王格庄村村医孙洪明接到一位陌生男子的电话,对方自称是烟台市击剑队总教练许昭伟,正在栖霞市体校选苗子,发现他的女儿孙一文个子高、臂展长,立定跳远成绩惊人,说明她爆发力强。孙一文是左撇子,一般左手运动员头脑比较灵活,而击剑运动靠的是斗智斗勇,孙一文的这些特质非常适合当击剑运动员。

   

听许教练说女儿适合练击剑,孙洪明考虑了一下,说只要女儿同意,那就练吧!许昭伟告诉孙洪明,说孩子已经同意,就差他点头了。既然孙洪明同意,那就这么定了。

 

孙洪明没想到的是,这一通看似平常的电话,竟改变了女儿的命运——


孙一文1992年出生,从小体质很差,冬天基本在感冒中度过,5岁那年还患过一场大病。孙洪明和妻子李志荣很心疼女儿,孙洪明平时有意识地逼她跑步锻炼,女儿想偷懒的时候还陪她一起跑。没想到,女儿从小学到初中,在班里乃至全校体育成绩都是拔尖的,长期锻炼让她个子比同龄人都要高。2003年,11岁的孙一文被栖霞市体育竞技学校选中,正式走上体育的道路。两年后又“稀里糊涂”被许昭伟教练带上了击剑的艰苦道路。


刚进学校时,孙一文对一切都感到新奇,众多的训练器材都想体验一遍,还拿起一把重剑挥舞着乱戳,嘴里“呀,呀”地叫着。一个教练觉得小姑娘挺可爱,逗她说:“别急,很快你就能尝到练剑的滋味了!”


真正开始训练后,孙一文才体会到那位教练话里的含意。每天凌晨五点半,运动队就开始训练,击剑姿势一练就是两个小时,步伐移动稍不合格,随之而来的就是教练的咆哮,晚上还要学习文化课。一天折腾下来,孙一文累得连话都不愿说了。


一周不到,孙一文就打起了退堂鼓,天天给家里打电话,让父亲把她领回家。孙洪明给教练打电话询问情况,教练宽慰他,孩子处在新手期,刚开始适应不了高强度的训练,过段时间就好了。孙洪明认为教练说得有道理,到烟台陪了女儿两天。那两天,孙洪明给女儿讲了很多道理。他以自己当村医为例,对女儿说,虽然他学习成绩不太好,但认准了学医这条路,通过自学考试过了关。虽然村医收入不高,但他很喜欢这个深受乡亲们尊重的职业。


孙洪明想用这个事例说明,人一生只能做好一件事情,认准了就要做下去。既然教练认定她是个好苗子,就要坚持练下去。通过孙洪明耐心细致的思想工作,女儿渐渐静了下来。此后,每当她有思想波动时,父亲总会及时出现在她面前。


孙一文确实是块击剑的好料儿,她接受能力强,反应快,在队友中很快成为佼佼者。2010年山东省运动会上,烟台击剑队一举拿下八枚金牌,18岁的孙一文就是其中的金牌获得者。靠着出色的成绩,孙一文被选拔进了山东省队。


由于省队没有编制,孙一文外出参赛需要自费。孙洪明当村医收入微薄,兼顾一家人生活的同时,还要提供女儿的比赛费用,别提有多难了。在孙一文的印象里,她在省队练剑那几年,家里只有几间平房,连个院墙都没有,弟弟还在读书,而她一次外出比赛的费用就要花掉父亲小半年的工资。


女儿在省队那三年,孙洪明和妻子十分节俭。有一次,孙一文从省队回家,看到父母馒头就咸菜就把一顿饭对付过去了。她心疼父母,又觉得连累了家人,便提出放弃练剑外出打工的想法,这让孙洪明大为生气,他吼着说:“人有希望,才有活下去的动力,你去打工虽然暂时多挣些钱,却让爸爸看不到希望!”看到爸爸第一次对自己动怒,孙一文深感愧疚,又返回省队训练。


不过,训练场外的问题却让孙一文深感无助。由于没有省队编制以及技战术打法存在的问题,她曾被几次退回烟台队。没有省队的平台,孙一文看不到希望,几次欲放弃击剑运动。每次女儿出现思想波动,孙洪明都会出现在她面前,做思想工作,和教练沟通,帮助女儿及时摆脱困境。此后三年,孙一文技战术以及状态稳步上升。2013年被选拔进入国家队。

低迷时身后有位人生导师,成绩一路上升老爸却罹患绝症

2013年,孙一文捧得女子重剑世界杯系列赛里约团体冠军奖杯,这是她的个人国际赛事首秀,同年还获得女子重剑世界锦标赛团体亚军;2014年囊括了亚运会、亚锦赛、世界杯团体冠军。2015年10月,在女子重剑世界杯首站意大利莱尼亚诺比赛中,孙一文斩获个人冠军,展现出世界级的水准和实力。


进入国家队后,孙一文每年在家的日子屈指可数。孙洪明和女儿时时保持着联系,感知她在训练和比赛中的喜怒哀乐。每当女儿训练中遇到困难,情绪低落的时候,孙洪明鼓励她:“简单的东西重复做,重复的东西认真做,认真做的东西做好它,记住这几步你就达到顶峰了!”孙一文觉得父亲说的有道理,训练更加认真了。


女儿每次回家都住不了几天,孙洪明除了必备的工作,总会陪在女儿身边。孙一文和爸爸很亲,什么话都会和他讲。2016年5月,孙一文在国际剑联女子重剑世界杯比赛中发挥失常,仅获得第七名。比赛结束后,孙一文回山东老家短暂休整,因为比赛成绩不好,有些郁闷。孙洪明劝慰女儿:“遇到困难的时候要有重新开始的勇气,取得成绩的时候应该有重新开始的决心,只有这样才能走得更远!”


每次女儿离家赴京归队,孙洪明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:“以前的成绩和失败已成过往,每一次启程都是新的开始,用自己的努力创造新的历史!”爸爸的金句听得多了,孙一文开玩笑说:“老爸,我觉得你不像医生,倒像哲学家啊!”孙洪明笑着说:“孩子,这都是生活中磨砺出来的啊!”


2016年8月5日,孙一文作为队里的“小队员”,幸运地站到了里约奥运会赛场上。临行前,孙洪明给女儿的赠言是:“向老前辈学习,别多想,放开打!”开赛不久,中国击剑队两位主力孙玉洁、许安琪首轮就被淘汰,反倒是轻装上阵的孙一文一路顺风顺水,打进四强,最终在铜牌争夺赛中以一分优势险胜对手。接下来,孙一文和队友们又夺得团体银牌。


奥运胜利归来,孙一文回家探亲,受到了当地政府及乡亲们的热烈欢迎,孙洪明提醒女儿:“你在里约奥运能取得这样的成绩,最重要的在于你没受到大家关注,打得更自信,别骄傲,争取下一届奥运会圆金牌梦!”


在父亲的鼓励和鞭策下,孙一文的成绩一路上升,2017年11月,她在国际剑联女子重剑世界杯苏州站个人赛中夺得冠军。2019年10月,获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击剑项目比赛重剑个人第一名。


女儿成绩越来越好,孙洪明的身体却越来越差。2019年春节过后,妻子李志荣发现,丈夫近来消瘦得厉害,经常嚷着身上没劲,胃口也越来越差。在李志荣催促下,孙洪明到市里医院求诊,医生为其做了详细检查后,把李志荣拉到一边,说她丈夫病情不太乐观,建议到烟台的大医院再复诊一次。


李志荣听后忐忑不安。第二天,她拽着丈夫到烟台一家医院再次做了检查,结果被告知丈夫患的是绝症,这下李志荣被击懵了,没想到为乡亲们治了30多年病的丈夫竟患了不治之症。


李志荣本想瞒着丈夫,孙洪明似乎早已清楚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。他苦笑着说:“媳妇,别瞒我了,我行了一辈子的医,知道患的是啥病!”沉默了一会儿,他突然想起什么似的,对李志荣说:“女儿训练很忙,我生病的事儿先别告诉她,免得分心!”


孙洪明悄悄做了手术,虽然向女儿隐瞒了病情,细心的孙一文却觉察出了什么。以往她跟父亲都是视频通话,可近段时间每次她给父亲拨电话,父亲先是不接,过后才用语音通话的方式拨过来。次数一多,孙一文觉得爸爸可能掩饰着什么,就悄悄问母亲。自次丈夫确诊后,李志荣承受了巨大压力,经不住女儿再三询问,哭着说:“妮儿,你爸病了,医生说这病治不好!”孙一文沉默了一会儿,语气坚定地说:“妈,别难过,有我呢!”


山一般厚重的爸爸竟身染重病,孙一文无法接受。冷静下来后,她向队里请了假,回家探望父亲,看到久未见面的女儿回来了,孙洪明一愣,用责怪的口吻问她这个时候回来干什么?孙一文看着父亲消瘦的面庞,泪水忍不住往外涌。孙洪明缓和了语气,笑着说:“我没多大事儿,你安心训练就行!”


女儿仅在家住了两天,就被孙洪明“赶”走了。

 

东京夺冠践诺“金牌之约”,病榻上的老父很满足

孙一文回到国家队继续训练,性情内敛的她说不出“爸爸,我爱你”之类的话,却每天从网上搜集治病信息发给爸爸,还鼓励爸爸:“你一定要好好的,看我夺更多的冠军!”


2019年10月,武汉军运会开幕之前,孙洪明病情出现反复,为了让女儿安心参赛,孙洪明悄悄做了手术。当孙一文夺得第七届世界军运会击剑项目冠军,并把这个消息告诉爸爸时,孙洪明激动得说:“孩子,这个消息比什么药都能治我的病!”


里约奥运会后,国家队新老交替,孙一文成了领军人物,还担负着带小队员的任务。孙洪明鼓励女儿争取站上东京奥运会最高领奖台,孙一文鼓励父亲笑对病魔,看她如何在奥运会上斩金夺银,父女俩定下“金牌之约”。


2020年初,因为疫情爆发,东京奥运会延期一年举行。当时,孙洪明病情时好时坏,颇不稳定。孙一文每次回家探望父亲返回时,孙洪明都会说:“孩子,好好练,别忘了咱们的金牌之约啊!”孙一文笑着答应父亲,背后总会痛哭一场。回到国家队,她训练比以往更刻苦了。


转眼来到2021年5月,离东京奥运会开幕越来越近了,孙洪明的病情却再次恶化。为了离父亲近一些,孙一文把他接到北京治疗。训练之余到病房陪伴着父亲,她的心里才踏实。


6月中旬,孙一文备战节奏越来越快,父亲病情却每况愈下。6月下旬,父亲病情恶化,经常陷入昏迷之中。孙一文的训练状态跟着父亲的病情起伏。有一天,孙一文训练后过来看望父亲,父亲正在重症室抢救,母亲满脸忧戚地告诉她,医院下过病危通知书了,好在又抢救了过来。


父亲的状况让孙一文感到揪心,她向父亲的主治医生咨询。大夫告诉她,快的话十多天,慢的话也就这几个月。孙一文听后心如刀割,一边是东京奥运会越来越近,一边是亲生父亲朝不保夕。如果出征东京的话,可能回来就见不到父亲了。不去的话,5年磨一剑会因此失去报效祖国的机会。那几天,孙一文都是在忧思忡忡中度过。


有一次,孙一文过来看望父亲,看到女儿满腹心事,孙洪明挤出笑脸,说:“孩子,别为我担心,马上就要出征了,赶紧调整状态,爸爸还想看你站在领奖台上的样子呢!”看到父亲故作轻松,孙一文哭着说:“爸爸,我哪也不去,就想陪在您身边!”孙洪明生气地说:“努力5年了,咋能不去?国家培养你容易吗,忠孝难两全,报效国家才是你要做的事情!”说完,他头扭向墙边,不理女儿了。孙一文看爸爸生了气,哭着说:“我去,我去,您一定等我回来!”


为了让爸爸放心,孙一文投入到紧张的封闭训练中。每天她都会和父亲视频一次,父女俩相互鼓励。赴东京登机之时,孙一文接到父亲发来的信息:“孩子,爸爸一定会等你凯旋!”


奥运赛场上意外频发,中国击剑队两位主力选手林声和朱明叶止步16强,孙一文成了唯一的希望,2016年里约奥运会的历史仿佛又要重演。孙一文扛住压力在8强赛上凭借加时赛绝杀对手,惊险晋级。半决赛,孙一文找回状态,充分发挥自己“左手剑法”的长处,最终以12-8的优势稳胜对手。


决赛中,孙一文与世界排名第一的罗马尼亚名将波佩斯库角逐金牌。比赛一开始,两人进入拉锯战,双方你来我往,比分交替领先,最后3.2秒战到了10:10的平局,又到了绝杀时刻,加时赛中,孙一文果断出击,一剑封喉,成功登顶,斩获金牌。


“赢啦!赢啦!赢啦!”女儿夺冠那一刻,远在北京,躺在病床上的孙洪明电视机前看到女儿一剑封喉决赛胜出后,禁不住振臂高呼。为了庆祝女儿的胜利,孙洪明特意吃了碗白菜大肉馅的饺子,

夺金后,孙一文在新闻发布会上提到自己不能在父亲身边尽孝而感到愧疚,还说怕自己回国后就看不到父亲了......孙洪明看了女儿发布会上的泪水以及感言,动情地对身边的人说:“孩子没有辜负大家的期待,她为国争了光,圆了自己的奥运梦,作为父亲,我很满足!”


孙一文载誉归来,隔离期满后,第一时间回到父亲身边。看到父亲身体、心情保持得很好,她高兴得抹起了眼泪。孙洪明看到了令他骄傲的女儿,病情更是轻了许多。此生能为国家培养一个奥运冠军,是他最大的骄傲。能有这样一个懂事孝顺的女儿,更是他最大的幸福。